2008/02/22

最溫暖的那道光

心中充滿莫名的慌...

當車子接近殯儀館時,我感到有點鼻酸,搜尋名字的當下,竟是一種慌忙感湧上心頭。

匆匆的停好車,步入了阿光的靈堂,先看到阿光的爸爸與妹妹,先叫我的反而是背對我的媽媽,我有點不知所措,安慰人從來就不是我的本事,在阿光的照片前(你的頭髮真的很帥),擋不住的眼淚與收拾許久的心情也已經潰堤。

阿光的父親跟我細細的訴說著事故,語氣很平順,但我總忍不住偷望他泛紅的眼框,充滿著不捨。阿光的母親則是在父親到靈堂前問一些事情時,跟我訴說著他的最愛,幾次的鼻酸與不爭氣的淚水也止不住,尤其媽媽強忍著心情,他也擔心著父親的情緒,所以也忍著不哭,家人之間的關心溢於言表...

2 則留言:

Benson 提到...

感覺到難過...
為他在另一個國度祈求、祝福

ttstudio 提到...

2001年 ㄧ個星期六
我讀世新的好朋友去烏來游泳
(他是我的高中同學,高中時形影不離)
下午 我卻在電視新聞裡看到他
新聞報導著 世新學生在烏來遊泳溺水
螢幕上我看到蓋著白布的遺體,我不知道是他
直到他同學打電話給我
那天,我也在台北...
我星期五上去,本想星期六約他出來
結果沒打給他,所以他去了烏來
我好難過,內心有千百種想法...
如果如果....

星期天 我到了臺北第二殯儀館看他
心中默想著年少時的點點滴滴
期末考後的狂歡之類的畫面
我知道 我一定要更努力完成我們的夢想
麻吉 夢想隨愛飛行~ 我想 我做到了
是的 把握當下!!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>

那夏 河岸蟬聲震耳......  

來不及繫上告別 你已被我回身的手推落

怎麼說 都是東風錯... 
才讓我倆 失足在不同的支流

那岸的桃紅 與 這岸的春草... 何者芳香?
天上的秋月 與 河中的月影... 誰能居冠?  
順流而下吧...  勸你別再 眷 戀 回 首

百里之後 來世之前  
歲月 依我捧手為堰 為你攔河 

莫論 腐 朽 或 璀 璨 沉 澱 或 漂 游  堆積在對臥的山嵐 

待一切靜止... 再相望擲鐏 共享過眼春色